首页 > 今日烟台 > 人文 > 正文

我和战斗英雄手拉手

这是一双91岁的老人的手,瘦骨如柴却温暖如柔的大手,握着它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暖流通过这双手传递到我的心身肺腑,温暖全身!天命之年的我和精神矍铄的大叔四目相对时的幸福和激动,至今回想起来,那情景仍历历在目。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握住这样温暖的手,眼前这位大叔不仅让我感觉到亲切温暖,更多的是仰慕和敬佩之情。大叔红光焕发,两眼炯炯有神,一米八的个子,一个军人的高大形象瞬间出现在眼前!

QQ图片20181015150233 

大叔名叫王世俊,1928年生于福山古现石岚村。他有着一个我们这一代人读过千万遍的穷苦身世和倍受摧残躏辱的童年。大叔16岁就参加了八路军,他身经百战,多次险些为国捐躯丢掉性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二十多处,曾经获得战功和勋章30多个。每一次我来到大叔家里,都能听到大叔讲不完的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更让我激动的是,当年大叔是突击队队长,是八路军某部一营一连三班班长,是连里的突击队员。他的第一任团长是夏侯苏民,这位人民英雄的真实姓名叫张培礼,是烟台市蓬莱大辛店镇夏侯村人。在我的童年时期,每年清明节学校都组织去扫墓,聆听这位人民英雄的故事,我们村的村名正是因为要纪念这位英雄而改的(解放前我们村叫兴村)。那时候觉得这些英雄离我那么遥远,没想时隔这么久我却能与这样的战斗英雄的战友(部下)手拉手,心情无比激动、波澜翻涌。

QQ图片20181015150237 

当年,许世友司令员亲自指挥即墨、平度、高密三次战役,夏侯苏民部队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就是解放即墨。我迫不及待地催促大叔讲述他们之间的故事。

大叔开始一边回忆一边讲述:

“那是在一次八路军某部接上级命令,攻打被日本人占领的即墨城战役中,战斗非常激烈而残酷,敌人武器装备精良,防守严谨密不可破,当时有个说法叫,即墨城就是‘铜墙铁壁,永远打不破’。1945年的秋天,八路军某部队一营一连负责从南门攻城,一营二连从北门攻打即墨城。从南门攻城的战友们把城门都砸开了却仍然攻不进去,一次次冲上去,都被打回来,再冲上去又被打下来,部队伤亡严重。

这时候夏侯苏民团长突然想起来:‘一连长你们不是有个突击队吗?把他们叫来!’

我当时只有十七岁,却英勇无比,不怕死:‘报告首长我就是。’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首长,我叫王世俊!’

‘即墨城如果能爬过十二栋楼就能到达南城门,我命令你带领你的突击队拿下南门,迎接大部队攻城。’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于是我马上点齐我的十一名队员,穿上战斗衣,带上软梯子和硬梯子,腰间绑满一圈手榴弹(28枚)就出发了。第一步找到一个便于攀岩和隐蔽的城墙下,我一人奋勇当先,铆足了劲甩起软梯一把,钩住城墙嗖嗖的往城墙上爬,但不曾想遇到了敌人的阻击,我刚爬上城墙,敌人就拼命地阻击,我被打了下来,接着另一个战友爬上去,又被打下来了,接着又一个跟上去,又被打下来了,就这样一次次爬上去,又一次次被打下来,终于有一个战士爬了上去,两个战士爬了上去,用机枪扫射打死了守在城楼上的敌人。

‘战友们,南城门外的大部队正等着我们开城门呢!快啊!’ 

紧接着第二栋楼爬过去了,第三栋楼爬过去了……当我们爬过第十一栋楼的时候就清晰的看到了城楼,以及守城楼上的日本鬼子机枪队和炮兵手。接着,我们冲出大门甩出手里的软梯,噌噌噌几个跃爬,上了第十二栋楼,我带领队员寻找一个隐蔽易攻的楼沿趴下,暗示所有十一个队员,同时拿出手榴弹,只听刺刺刺刺刺轰,鬼子的炮兵手飞上了天,十二个人再同时拿出手榴弹,再听刺刺刺刺刺,还没等鬼子机枪队反映过来身后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只听又一声‘轰’,一个天女散花,敌人的机枪手统统飞上了天。铜墙铁壁一样的即墨城被我们十二个突击队队员给拿下了!

我们迅速打开城门把大部队迎进城内。短短的时间内即墨城就被全部拿下了。此时,兄弟部队的队员都在打扫战场,我们奉夏侯苏民团长的命令休息两个小时之后,到十里以外的大部队集结。在部队里我们才知道,那位果敢、足智多谋的指挥官就是让鬼子闻风丧胆的战斗英雄——夏侯苏民。部队总结大会上着重表彰了我们的突击队,并授予我们‘英雄突击队’的称号!从此,我们的突击队就由排突击队升为连突击队!”

看着大叔意犹未尽的笑容,我浮想联篇…… 这样的英雄我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他还有多少未讲的战斗故事?有多少人没听到这样的故事?战争时期如果被我赶上了,我会这样吗?我还跟大叔约定,明年清明节我们共同去英灵山悼念夏侯苏民!虽然在每次见到大叔时都告诫自己,千万别忘记和大叔的约定,可这个约定却在忙活中,一次次被扔到脑后。这样想着,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不,我还是应该为社会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呢?

作者:张淑兰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武春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