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烟台 > 房产 > 正文

不一样的龙湖正在路上 但这点却永不改变

核心提示: 2017年度业绩会当天,实现最亮眼业绩同时,龙湖还官宣了一则重磅消息:“龙湖地产有限公司”拟更名“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按董事长吴亚军的说法,将出现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龙湖。

2017年度业绩会当天,实现最亮眼业绩同时,龙湖还官宣了一则重磅消息:“龙湖地产有限公司”拟更名“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按董事长吴亚军的说法,将出现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龙湖。

如果仔细观察并不难发现,今天的龙湖相比过去,已经不只是别墅专家、园林大师的长相,多个变革伏笔早已埋下:地产开发仍为核心,商业运营、长租公寓及物业服务快速崛起,形成四大主航道业务多维布局,同时康养、产城等点心业务崭露头角。2020年,龙湖在力争地产销售收入达成3000亿元的同时,更提出了经营型业务收入超过150亿元的愿景,业务航道越拓越宽,连接空间与人的生意越做越大。

但立志要在传统行业里,成长为未来企业,龙湖决心要做的改变更大更多。基于能力、战略视野、业务协同的设计,更名后的龙湖将深度探索及参与城市空间和服务的重构,将各个业务围绕客户数据价值、核心竞争力、品牌等层面积极协同,酝酿产生新的机遇,谋求在垂直领域的专业技术沉淀释放更大能量。

更进一步,龙湖最终想达成,是把握大好时代,多方共赢未来。“基于现有业务空间场景,借助新技术更好触达客户,服务客户,更好地让盈利稳健增长实现对股东承诺,让员工得到更好发展平台和收入,这是龙湖一贯的初心。”龙湖首席执行官邵明晓说。

龙湖变了吗,变得是战略格局和能力。龙湖变了吗?初心未变。

image001

图中人物从左到右依次为:龙湖集团首席执行官邵明晓、董事长吴亚军、首席财务官赵轶

以下为龙湖地产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邵明晓、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赵轶、高级副总裁王光建答记者问实录:

关于公司战略与更名:

Q:今天公司发布拟更名公告,提出四大主航道业务和其它正打磨业务,是不是说明龙湖现在整体大策略是做加法?

邵明晓:不是简单做加法,还是基于宏观变化,包括客户变化的调整。首先,让龙湖各业务协同更加强化;第二,让龙湖在效率、成本、用户体验和数据方面更整合统一;第三,让整个公司更加稳健,实现有质量增长。

现在中国正在进行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首先是控制杠杆,第二是不断弱化房地产投资属性,第三个是各个城市,尤其大城市都在做产业升级。这个大背景下,我们的战略方向依然是围绕房地产主业,也就是空间营造,为客户做更好的服务。

当然,四大主航道业务也是有顺序的,首先,新房销售依然会保持稳健增长,因为中国城市化还远没有结束,新一轮人口流动还在进行,我们力争规模保持在前十左右。

第二,商业运营,我们会持续在高能级城市去拿一些好位置的,人口密集区的地铁上盖地块来做天街。这个业务我们已打磨多年,年回报率都在6%以上。团队相对成熟,也在不断创新,再加上中国消费升级,相信会保持稳健增速。但我们会根据整体资产负债表的能力来确定每年投入量,控制好速度,这一业务如果能保持前五,就基本达成目标。

第三,长租公寓,去年冠寓开了15000间,今年还会新开5万间左右。长租公寓的业务模型目前还在打磨,属投入期,基本能打平,最终目标要把它变成赚钱业务,做到行业前三。进入相对成熟期,轻资产类的长租公寓毛利率35%左右,净利润率能到12-15%,以后如果能做到15%甚至,IRR 20%以上,将是非常赚钱的生意。我们可以通过这个业务触达中国最有活力,20-35岁的年轻人,这部分客户数据对我们更有价值。

第四,物业服务,一方面是龙湖品牌支撑,另一方面现在已找到盈利模式,未来规模能够保持前十,就基本符合我们预期。

以上四大业务,就是龙湖主航道业务,也即战略业务。除此以外我们还会尝试创新“点心”业务,比如养老和产城,但这两个业务尚未达到一个大规模,可列入战略业务的时机,目前还在继续摸索中。

Q:公司更名龙湖集团,是否是为了分拆业务做准备?

吴亚军:更名是基于自身能力、战略视野和业务协同的设计,不是为了分拆,或者为了财技、估值,龙湖不太看这种机会。

我们希望通过更名,各业务在客户数据价值协同,核心竞争力协同以及品牌协同上,产生新的机会,有利于我们吸附资源和人才,让龙湖在垂直领域的专业技术沉淀释放出更大能量,所以这次更名也意味未来将出现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龙湖。

邵明晓:通常理解成为集团后,下面几个板块,到一定时期可分拆掉。未来会有这个可能性,但这不是目前的战略方向,龙湖的战略是把几个业务协同和整合打通。如果每个板块都成为独立上市公司,它们之间的协同性会打折的。

我们更倾向于,无论是住宅、商业、物业,还是长租公寓,四大主航道业务都是龙湖集团不可分割的战略核心资产,尽量在一个大池子里做协同。更好地服务客户,更好地让盈利稳健增长实现对股东的承诺,让员工得到更好的发展平台和收入,这是龙湖一贯来的初心。单纯的,短期的用某个业务去搞资本运作,龙湖不会做。

今年龙湖提出“空间即服务”,不是说要搞全新东西,而是要基于现有业务空间场景,借助新技术更好触达、了解、服务客户。我们内部正在搭建IT基础设施系统,希望在成本、效率、体验上做更深入的数据积累,这个池子将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大体系。

关于财务:

Q:入账毛利率有上升趋势,2017、2018年销售平均单价一路上升蛮多,今年单价有没有预计,在限售限价情况下我们怎么做。

赵轶:毛利率集团一直引导在25%到30%区间,2017年干得非常好,2015年到2016年两年的一些高房价项目进入协同管道,毛利率冲到34%左右。未来,我们布局的一些城市,政府或多或少有限价政策,预测这一两年,一方面管道中的项目非常不错,一方面会面临政府政策管制。我们的原则是只要达到合理毛利率,会坚持卖。未来这一两年,公司毛利率不会大幅增长,但会稳定保持在30%左右水平。

关于人才:

Q:去年公司高层有些人员变动,现在对于人才引进培养,这块内容是怎么样的?

邵明晓:人员流动很正常,回头看龙湖过去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每年都会有些迭代。总体有几个原则:第一,龙湖非常尊重每个人个人发展意愿,并且给提供最好平台和机会。第二,每年龙湖也会主动做些调整。

我们一直坚持内部人才培养,包括仕官生,也就是管理培训生,营销“绽放”,物业“点将”、校招生也一直坚持。现在龙湖地区总经理当中超过8个人,都是我们8-10年前的仕官生,80后,走到管理岗。所以龙湖人才迭代有非常系统化、体系化的准备,这实际跟我们业务发展非常匹配。

关于投资:

Q:龙湖去年销售额挺高,买地花费也涨到740亿元,今年买地目标有提高吗?去年龙湖要加大大湾区布局,可最后储备没有太多,比例上不大,请讲一下大湾区布局及未来发展。

邵明晓:我们买地坚持量入为出原则,一直保持稳健资产负债表,全年净负债率保持在50%到60%之间,半年保持在60%到70%之间,当然2017年龙湖净负债率47.7%,这也是合理范围内。

这么多年,买地份额跟公司增长是匹配的,去年买地花费740亿元,今年肯定还会略增一点,但不会突跳。我们还是按照既定原则,保持每年净收入20%以上增长。

从意愿上讲大湾区肯定要不断加仓。但实际也不能一天就把这个区域占满。在大湾区,珠海龙湖现在已有三个项目,深圳第一个旧改项目已拿到实施主体确认,实施主体确认相当于二级市场拿到地,项目在深圳龙华区,十万平米,非常好的位置,住宅项目,同时深圳还有公开市场拿到盐田项目。广州多个项目布局,品牌影响力已建立,已有一个交房周期,客户认同感比较强。总体上,龙湖目标是要持续加大湾区投资力度,当然具体进度还要看实际。

在香港已有一个项目,不会过多加仓,香港总体上是战略性布局,大湾区的一个部分,但毕竟它的周期相对长,所以我们更多集中在其他九个城市。

Q:龙湖地产对新进城市是否有所考量,是否在海南、三亚有一些潜在项目推进?

邵明晓:海南市场几年前确实没在我们扫描范围内。但现在我们确实有团队在海南看地,和大湾区逻辑一样,未来海南在整个中国版图上,有独特性和稀缺性,龙湖的产品和服务应该过去。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的龙民,很多客户在问,为什么龙湖不在三亚、海口有项目。总是被问,我们干脆就做吧,我们派了个团队看项目。现在土地机会确实比较难,但我相信生意没有早晚,只要我们在那儿用心找,还是有机会。

现在龙湖已进入36个城市,包括一些大城市圈周边城市。在龙湖核心管道里,目前还没落的城市包括石家庄,南宁。大湾区9个城市都在管道内。我们核心是围绕未来人口净流入城市,比如贵阳,太原我们也在看。

关于销售:

Q:今年销售目标2000亿元,管理层怎样考量的?

邵明晓:销售目标定为2000亿元,其一是对今年市场判断,龙湖业务所在的36个城市,尽管限价存在,但去化周期都在几个月左右,客户端踊跃。再加上这些城市都加大人才引入力度,最近北京也出政策,这些城市我们坚定长期看好。从市场端,龙湖稳健增长没有问题。

其二,从买地和供货情况看,今年可售货源差不多3000亿元,完成2000亿元销售是非常合适的目标。今年前两个月销售也符合预期,总销售额已经290多亿元,估计一季度会超过400亿元,龙湖一贯按照稳健节奏完成承诺。

关于商业:

Q:商业会在未来发展业务中占多大份额?

邵明晓:龙湖四大主航道业务整体上同步推进,但地产开发还是最主要业务。从未来业务份额看,商业比重会逐步加大。未来五年,按照每年增加一到两个百分点利润占比,不会突跳式增长。我们继续坚持每年回款10%作为上限,投入在除地产开发销售以外的持有业务。

关于物业:

Q:2017年物业盈利相比2016年有下跌,虽然毛利率是差不多的,原因是什么?

邵明晓:龙湖物业收入里非物业费收入占比,在行业里名列前茅。这得益于两三年前董事长亲自推动的一个变革:科技物业。通过增效及提升客户体验的增值服务来提升物业收入。龙湖物业毛利率20%以上,还是比较挣钱的。物业板块我们会继续培养并做大,短期没有分拆计划。龙湖物业管理规模已到2亿多平方米,从2017年开始有选择地外拓,我们会挑选与我们的客户群匹配,同时测算也能盈利的物业来接管。

王光建:2017年龙湖物业外接了大约1.2亿平米,因为缴费率不高,投入也有所增加,对毛利有一定的影响。但总体来说,龙湖物业单平米的收费,以及非物业费收入占比,在行业内名列前茅。我们不会去追求过高毛利,为大家提供更好的物业服务才是初衷。尽管外接增多,我们物业管理质量没有下降,客户满意度还在持续上升。

邵明晓:龙湖物业收费率一直在95%以上,在行业内是非常高的水平。在外拓接管物业后,可能会有一个滞后期,但随着收费率提高,增值收入提高,盈利慢慢会上来。物业是龙湖的核心战略资产,我们会非常小心认真地去把它做大做强,它是整个龙湖有机体的一部分,而且是用户体验非常重要的内容。

吴亚军:过去三年龙湖物业花了很多时间,积淀了很多管理、技术人才,目前龙湖物业建立的系统在行业里具有领先意义,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比如物业云,IOT技术,员工管控与赋能等等。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实现行业的高效能,也能实现在同样的能效下提升收入和利润。虽然短期出现了因为接管培养的人才储备或者是硬件的改造投入,这些影响了当期的利润,但长期并不担心。

邵明晓:我们越来越发现物业对龙湖是非常好的业务,去年物业收入20亿,未来几年增速可能会加快,到2020年会到达到60亿左右规模。龙湖商业到2020年也会超过60亿的租金收入,如果再加上长租到2020年超过30亿的租金收入,到2020年龙湖的经营型收入会超过150亿。这对公司应对未来行业变局是非常大的支撑。龙湖为什么能够成为民营房企中唯一一个全投资级的公司?评级机构是很看重经营性收入的。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它对公司长远发展的重要性,这不是一蹴而就,龙湖过去多年一直坚持自己的战略,非常坚定坚决执行,才有了今天的红利。

我们的资本成本只有4.5%,比去年又下降了。过去三年,在整个行业加杠杆的过程当中,龙湖可能是唯一一家没有用过非标、影子银行、信托的,我们没有用任何高成本融资的方式,非常自律,才使得今天的龙湖有这么多授信额度,这给物业的发展也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

关于创新:

Q:请介绍产城、养老两个业务的发展思路。

邵明晓:养老和产城,我们内部叫点心业务,它占我们份额并不是特别大。养老业务,我们在重庆开始做尝试,有一两个项目在推,现在不会对整个营运造成大影响,包括投入和收入。我们判断,真正活跃的养老客户人群,可能还得几年才能真正崛起。60后这批人进入到退休年龄时可能会是爆发期,现在肯定要做些准备。

龙湖在杭州、北京、上海等高能级城市,布局了一些产城项目,也在打磨产品线,里面有很多办公,创意空间,当然还有产业内容,规模上也不大。这两个业务龙湖会持续打磨,有了好模式,发现有迅速扩大规模的机会,我们可能也会把它列到战略里面,但短期内看不到。

Q:去年底龙湖跟华人文化有个合作,谈一下合作细节,以及它如何跟四大主航道业务发生关系?

邵明晓:华人文化合作还在打磨过程中,有几个要点:第一,院线合作,华人文化收购了UME院线,龙湖天街跟它有合作。第二,华人文化有些IP,在龙湖购物中心内部,可做一些客户端活动,这非常有价值。第三,如有可能,我们会在一些重点城市,合作开发一些偏文化概念的产城项目,实际上就是一个组合项目,是龙湖的一个产业伙伴。

来源:烟台龙湖置业有限公司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武春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