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烟台 > 人文 > 正文

老烟台皮铺遭日伪敲诈

上世纪20年代至1938年2月,日军侵烟前夕,烟台市区的制革业十分发达。大小皮铺约有30余家。只要诚信经营,盈利可观,生活无忧。1985年秋,我写《烟台制革厂厂志》时,听我厂老工人讲: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老烟台街上历史最悠久的瑞蚨祥皮铺最盛时,有员工十五六人。历年盈利黄金有七八十两,法币存款十一万元。可见当年烟台市区制革业获利颇丰,经营状况的一个侧面。

1938年2月,日本军队侵占烟台,胶东地区沦陷。烟台市区的制革行业陷入困境。许多皮铺营业难以为继,处于停滞状态。因烟台市区周围不久就有共产党、八路军开创的抗日根据地。日军一方面推行所谓的“以战养战”政策,疯狂掠夺我国生皮资源。穷凶极恶,不择一切手段,把掠夺来的牛、猪、骡、马、驴羊皮运回本国,生产军用革制品。同时,大搞经济封锁。十分害怕失去皮革运往抗日根据地。同时,战火频繁,交通隔绝,抗日根据地的牲畜生皮运不进来,烟台市区制成的皮革卖不出去。日伪的军警宪特人员常到一些皮铺去敲诈勒索,使几家资金雄厚的大皮铺都坐吃山空,一蹶不起,至于一些小家小户夫妻店的小皮铺,更是难以为继。

以瑞蚨祥皮铺为例,伪军老烟台人称他们为“二狗子”,官兵常去要块成革做鞋底、鞋帮用。当然是无敌牌牙刷子——一毛不拔,想和他们要钱,那可是搭梯子上天——没门。受日伪大的敲诈有三次:

第一次是抗日战争初期,瑞蚨祥做了些马面革,俗称马腚股子,发给大连一家客户做手表带用,载货的船将出烟台口岸,被日军海上巡逻队察觉扣下,一查得知大连客户是在瑞蚨祥买的,吓得陶掌柜花了一笔款,托人请客送礼,打点疏通日伪人员,这批皮革才得以出口。不久祸不单行,瑞蚨祥又收到一封匿名信,说瑞蚨祥皮铺私通八路,是抗日分子的窝点。写信人声称掌握证据,如不拿出一笔数目可观的钱来,按时送到指定地点,他要报告宪兵队,让掌柜尝尝日本人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的厉害。吓得陶掌柜赶紧花钱免灾。最严重的一次是1944年,瑞蚨祥和同祥泰两家皮铺各拿出一笔款,在八路军抗日根据地——栖霞市桃村镇东的劳都村合资经营一家皮铺,当年十月,日寇对我抗日根据地发起秋季“大扫荡”,这个皮铺被日军放火烧毁,生产工具及半成品都化成灰尘。工人疏散时,连被褥铺盖都没来得及带出来。仁义的陶掌柜又拿出钱来,给每个工人赔了一套铺盖。抗日战争胜利前夜,日伪军经常进行反动宣传,把羊头按在猪身上——颠倒黑白。说八路军来了要共产共妻,当掌柜的要遭殃,吓得掌柜陶东横只好宣布瑞蚨祥皮铺倒闭,员工们各奔前程。

同祥泰是建国前老烟台街规模最大的皮铺。1937年元月出版的《烟台概览》,介绍了烟台街规模较大的工厂四十八家。名列前茅的是同祥泰制革厂,地址小辛庄,再无其他介绍该皮铺的文字材料。上世纪30年代初期,进同祥泰皮铺学徒的青工,学三年徒,三年总共能挣三百块现大洋。柜上管工人吃住。日军侵占烟台后,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城区居民粮食供应紧张,只能吃橡子面、花生饼。同祥泰皮铺工人工资讲多少斤玉米。一个技术水平较高的工人,每月挣350斤玉米,按玉米的价格兑换成现金发给你。工人的生活水平下降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同祥泰皮铺除常常受日伪人员的敲诈外,又被一帮无业游民盯上了。当时烟台街上有帮外号叫“二老筐”为首的所谓游击队,兄弟二人开了家修自行车的车铺,对烟台街各家商号作坊经营情况了如指掌。同祥泰皮铺有钱,是窗户眼吹喇叭——名声在外。一个秋天的夜晚,二老筐领人从同祥泰后院的墙头上跳进去,绑走了有技术的二掌柜王梅武和一个青年徒工。第三天把学徒工放回来了,而王梅武却没放回来。要同祥泰皮铺派人拿钱到乳山县崖子村一带去赎,敲了一大笔钱之后,才把王梅武放回来,使同祥泰的元气大伤。

在日寇魔爪的蹂躏下,老烟台皮铺的厄运接踵而来。日军侵占烟台不久,就不让皮铺做牛皮了,把牛皮控制起来了,皮铺有半成品还可以做出来。到1939年夏天,连猪皮也不让做了。这真让同祥泰皮铺船上跑马——走投无路。一向对工人十分宽厚的掌柜曲华亭告诉大家:有亲的投亲,有友的投友,各奔前程。剩下无亲友可投的员工,曲华亭也很仗义。柜上只管一日三餐,不给工钱。职工家属的生活自己想办法。有的老工人,只好在东山聋哑学校附近开荒种地,勉强维持一家老少的生活。直到1948年中秋节,烟台第二次解放,一唱雄鸡天下白,老烟台街皮铺又迎来了大展宏图,生机盎然的春天。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毛旭松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