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烟台 > 人文 > 正文

老妈是个“识字班”

八十好几的老妈小时候就没捞着正儿八经地上过学,像老妈这样的“老一辈革命家”能够读上几年书识文断字真是件不太容易的事,她们常以“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聊以自嘲,其内心的苦楚和无奈可想而知,“莫读私塾害死人呐”。幸亏“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人民把身翻”,七十多年前沂蒙山革命老区办起了“识字班”,老妈识字班里学识字,这才喜煞煞摆脱了“睁眼瞎”,萌萌哒跻身于“半边天”。

“识字班”缘起沂蒙山,抗日根据地轰轰烈烈的群文运动使农村里的青壮年小伙子纷纷参军或支前去了,广大农村妇女也勇敢地走出家门,走上社会,参加了八路军开展的扫盲运动——识字班。识字班里大都是妇女和小姑娘,由于未婚女青年班坚持得最好,成绩也最突出,并受到根据地党政军领导的好评,时间久了就习惯称女青年为“识字班”,“识字班”也就成了革命老区女青年积极学习文化知识、追求上进的代名词。老妈就是当年“识字班”中的一员。

论起老妈的识字班功底,那可是得有真传没得说,儿时听妈妈唱《识字班歌》“识字班里真模范,俺到课堂去上班,一直上到下两点,回到家中快纺线;各人识字各人好,妇女地位得提高,能看书来能看报,也能看那北海票(当时的货币)……”就觉得妈妈老有文化了。“能看书来能看报”,这就是老妈的识字班功底。

老妈凭借这功底走出了沂蒙农村走向了城市来到了烟台。看到半个世纪以来的烟台巨变,老妈常说起一九五六年烟台通铁路那年我们家从青岛来烟台时的最初印象:与青岛相比,烟台就跟个农村似的,城市小得简直就是个“瓢扣过来,碗哈过来”的弹丸之地。是说一个瓢一只碗就可以把烟台小城盖在底下了。我则不无揶揄地说:妈,你这瓢和碗也够大的了,再说了妈,这“瓢”“碗”俩字,您会写么?老妈立马应道:这难不倒我。便寻来笔纸,一笔一划写给我们看,还自豪地说识字班里的识字模范那可不是白当的。

老妈就凭着她的识字班功底几十年来风风雨雨融入社会、就业工作、相夫教子,拉扯我们子妹四人长大成人且还培养出两个大学生。这两年在高校当教授的小妹因老公去日本讲学女儿在日本求学,老妈就去小妹家陪她作伴。母女俩一个是当年识字班的识字模范,一个为如今高校的外语教师,有点棋逢对手旗鼓相当的意味呵。老妈每天晚上中央台的新闻联播是必看不可的,说不看看新闻联播就不知道不了解国家天下大事,会很闷得慌——心里没落落。其实耳背的老妈说她看新闻联播就是看个大其概和大约目,好在看电视剧一般都有字幕,老妈看得那是津津有味。那一行行字幕由左向右切换挺快的,一闪再闪就过了。老人家竟也能合着节拍一览无余而且还时不时的轻声念出来,令人赞羡,不多识几个大字的话又怎能做得到?

小妹调侃老妈道:您怎么看着电视还哼着外语呢,别出声悄悄看行不行中不中?你说我老妈怎么回她?“你个能读点洋文的识字班,兴你咕咕念念读洋文,就不兴俺也念叨念叨中国话?”哈,小妹这个课堂上颇受莘莘学子欢迎的外语教授,在老妈眼里其实就是个能读洋文的“识字班”,老妈此话还真是新颖别致耐人寻味呢。这正是:老妈是个“识字班”,追根朔源沂蒙山。这个称谓具特色,抚今追昔慨万千!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毛旭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