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烟台 > 人文 > 正文

母亲的心

母亲的心是弹性的、双面的。有时好大,大到不管多难的事情在母亲眼里只不过是轻描淡写、过眼云烟;有时又好小,小到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足以让母亲触目恸心、肝肠寸断。

当年因为弟弟的连续三年高考,我们家在周边十里八村连续三年有着相当高的知名度。因为没有考取理想中的大学,弟弟想放弃在别人眼中非常不错的成绩再复读一年,爸爸、所有亲戚朋友甚至连弟弟高中的班主任都反对,唯有母亲支持弟弟为了心中的目标复读。复读一年后弟弟的高考成绩非但没升反而比第一年低了2分,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指点,弟弟也一度灰心丧气,准备接受现实。母亲挺直了腰杆,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震惊的话——再复习,明年再考!就奔着你理想中的大学去考!第三年弟弟终于踏进了理想中的大学。事后很多人问母亲,有没有想过,第三年弟弟的成绩还是不理想该咋办?“孩子有目标是好事,我能做的就是相信他鼓励他,其他的啥也没想。”

这就是母亲,对孩子无条件的信任并全力以赴支持。刚毕业工作时的我,正赶上社会流行“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初涉社会的我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周边的一切,加上一次次投稿,一次次石沉大海,自认为看透了一切。我把厚厚的一沓沓稿纸丢到母亲的锅底边,负气地对母亲讲:“烧了吧,从此不再有失望。”朦胧的泪眼中我竟然看到了母亲的笑容,“如果你是金子,再厚的沙土也挡不住你的光茫,如果你写得够好,总会有人喜欢,与其干等着被人发掘,不如积攒力量,自我突破。”这就是母亲,母亲的心好大,

好宽广,教给我们的永远都是,微笑着用坚强与执着面对一切。有着如此心胸的母亲这几天却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怎么劝说安慰都听不进去。原因是身为项目经理的弟弟在工作时从梯子上滑了下来,左脚肌肉拉伤、右脚骨关节错位住进了医院。弟弟感觉母亲承受能力强、遇事又冷静,所以避开父亲,跟我们只说是出差需要母亲来帮忙接送几天孩子,把母亲从老家接了过来。用母亲自己的话说:“那是天塌了,是控制不住的揪心的痛,那眼泪也是控制不住的自己向下流。”弟弟不得不给我打电话。

搀扶着瞬间衰老的母亲,我责怪她为什么知道了没有告诉我,母亲说不想让我也跟着痛。泪水模糊了双眼,不是因为受伤的弟弟而是因为憔悴的母亲。我跟弟弟毕业工作离开家时,母亲把心分成两半,我跟弟弟各占二分之一。后来我们都结婚成家了,母亲又把心分成四半,儿媳、女婿各占四分之一。母亲的心总是被各种各样的牵挂塞得满满的,在儿女身上,我们高估了母亲的坚强。医院走廊上看到邻床小伙的母亲在偷偷的抹眼泪,“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儿子承受所有的病痛”,这位自从儿子住院以来就从栖霞老家赶过来,一直陪伴在儿子身边的母亲泣不成声。其实弟弟伤得不重,邻床小伙手术也很成功,只是母亲的心在此时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天下儿女,不管我们长到多大,身在何处,替我们揪着心的永远都是母亲。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毛旭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