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烟台 > 人文 > 正文

遍地槐花香

春日的背影,在太阳里火热起来,焦灼了花瓣,黄英缤纷。在故乡,在“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时节,无限风光被占尽,独领五月风骚的却是遍地槐花香。

一出家门,放眼四周的丘陵沟壑,路旁山坡,一层层一堆堆雪白的槐花宛如一团团柔软芬芳的云朵在风中涌动,弥漫着垄断着五月的风景。远看,似古扬州琼花再世;近观,如吐鲁番葡萄初熟叶嫩花繁,一嘟噜一串串玲珑剔透,犹如铃坠摇曳在风中,又恰似一张张绒嘟嘟的小嘴,吐着甜丝丝的幽香,沁人心脾,历久弥深;惹得一群群蜂蝶,来来往往,沸沸扬扬。

人们挖了一个春天的野菜,现在又是满山坡地撸刺槐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刺槐花曾是家家户户节省米面的好食物,而今人们被洋米白面鱼肉荤腥熏腻了,才想起山菜山花的清纯和幽香,便跟随着季节的脚步“扫荡”着那些天然的“绿色食品”。

小时候,每当暮色里晚风中传来母亲悠长的呼唤:“嫚嫚啊——来家吃包包啦——”我的腿呵,立刻像上紧了弦的弹簧,从草垛后,或是从大树上跳下来,飞也似地跑回家。白面做的馍馍和包包,那是孩子们节日的向往望,平时能吃上地瓜面做的刺槐花包包,那也是足以令人炫耀的事了。

小时候我们撸刺槐花从不讲究,因为撸的人多,人们都抢着撸,不管开与不开的全都被撸光,现在人们对山菜山花的采摘是十分讲究的。撸刺槐花要捡那些含苞未开的撸,因为已开的,营养大都流失了,还有虫咬之嫌。刺槐花的最佳吃法是用开水氽好后,用凉水浸泡一天灭灭它的野性毒味,然后它最喜欢与韭菜肉搭伴做包子吃,还可以和着米面做菜饼,或者撒上豆面蒸渣吃。吃不完的刺槐花可以在荫凉处晾干,搁置起来,什么时候想吃就用水泡一下还原回来即可。直到现在,母亲常常用这种方法把刺槐花贮存到过年时包包子。

我是吃着刺槐花包包长大的,只是如今的包包再好吃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玉米窝窝曾有过甘美,槐花包包散发过清香,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即使糖和蜜终有一天也将不甜。只是,在人的心里,对曾喂养过一代人的刺槐花的情结,永远亢奋着我深深浅浅的记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责任编辑:毛旭松